欢迎光临伊犁那拉乳业集团有限公司


招商详情

全球最大洋酒公司控股的中国酒企,为何没被国内机构追捧?

发布时间:2023/11/1

文 | 杨万里

1月27日早盘,白酒板块集体下挫,水井坊盘中大跌超6%。截至收盘,水井坊收涨2.43%,股价为88.5元,总市值为432.3亿元。

水井坊开盘大跌,一方面与网传上海多家酒行商超下架茅台(严打茅台加价)影响市场做多白酒股情绪有关,另一方面则与昨晚披露的业绩预降公告有关,水井坊是当前已经披露业绩预告的白酒股中唯一一家出现业绩下滑的公司。

我们关注到,近年水井坊一直在高端酒领域发力,推出的产品定价甚至超过飞天茅台价格。水井坊为了走高端路线,投入了大量的营销费用,得到的业绩结果却一般。天猫平台上,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等高端酒品牌销量皆好于水井坊。

在明星公募基金张坤和萧楠基金重仓股名单中,水井坊未在列。明星公募基金重仓股被投资者视为市场风向标之一,被重仓的白酒也是认可的核心资产。水井坊没有出现在基金重仓股名单中也代表了机构的态度。

业绩下滑,事因发展战略?

1月26日晚,水井坊公告称,预计2020年度归属净利润同比下降约11%,营收同比下降约15%;销售量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约5645千升,同比下降约42%,其中,中高档酒销售量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约979千升,同比下降约11%,低档酒(基酒)销售量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约4666千升,同比减少约100%。

水井坊对此解释称,“2020年上半年,新冠疫情导致的保持社交距离、聚会和宴席的管控,给高度依赖聚集型社交消费的白酒行业带来较大影响,使白酒消费需求减少。加之公司为保证市场健康可持续发展,总体以消化库存为主,使得公司上半年市场销售受到较大影响;下半年,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加之社会库存的补充,公司收入与利润均实现同比双位数增长。”

水井坊是当前已经披露业绩预告的白酒股中唯一一家出现业绩下滑的公司,此前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公司皆发布了业绩预增公告。不过,水井坊本次披露的业绩仍然好于机构预期(此前机构预测水井坊2020年度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17.62%)。

有财经媒体认为,水井坊业绩下滑与该公司发展战略有关,即放弃毛利率与中档白酒持平的低档白酒业务,大力发展高端酒。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1998年,全兴公司(水井坊前身)在酿酒车间进行技术改造的时候,在地下发现了古代保存完好的酿酒作坊。凭借挖出古窑池,该公司很快推出了的高档白酒品牌"水井坊",还将在上交所上市的“全兴股份”改名为“水井坊”。

Diageo Plc(帝亚吉欧,全球最大的洋酒公司)从2013年入股,并通过要约收购方式逐渐成为水井坊实控人。帝亚吉欧入股后,水井坊继续走高端白酒路线。

近几年,水井坊在布局高端酒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当其他头部酒企纷纷聚焦大单品战略背景下,水井坊推出了各种新品。

水井坊在2000年推出的产品定价就高达600元,而茅台当时售价300多元,五粮液当时售价500多元;2017年4月,水井坊对标52度普通装五粮液推出典藏大师版,建议零售价899元;2017年11月,水井坊重启超高端单品菁翠,定价1699元,价格超过当时的飞天茅台;2018年9月,水井坊推出新品“水井坊博物馆壹号”,售价达到10998元。

水井坊动作频频,最终导致其营销费用攀升。以近年财务数据举例,2017年至2019年,水井坊的销售费用分别为5.507亿元、8.543亿元和10.64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为26.88%、30.3%和30%。甚至,2017年和2018年销售费用增速超过了营收增速。

水井坊虽然自诩为高端酒,但相比其它品牌高端酒产品销量数据并不突出。

以天猫数据举例(截至1月27日晚18点),水井坊销量最好的店铺的产品定价为1000元,向1182位顾客卖出了货;其次是2649元定价的产品,向809位顾客卖出了货。

五粮液方面,产品定价为2500-2700元的店铺,顾客购买人数超过3千人。泸州老窖方面,产品定价为500-1000元的店铺,顾客购买人数超过2千人。洋河股份方面,产品定价为300-1300多元的店铺,顾客购买人数超过1千人。

从业绩增速角度看,2020年度业绩预告显示,五粮液预计营收和归属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4%左右和14%左右;泸州老窖预计归属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20%-30%。与这2家高端产品酒企相比,水井坊业绩增速为负,不及同行公司。

从存货角度看,水井坊2017年时其存货数额为9.204亿元,截至去年前三季度,其存货数额已经飙升至17.31亿元,占总资产比例约为41.93%。值得关注的是,水井坊的存货周转天数从2017年的723.45天已经大幅增长至1367.25天(截至去年前三季度)。

对比主营高端酒产品的酒企(暂不与贵州茅台对比),五粮液的存货周转天数从2017年的422.09天下降至333.64天(截至去年前三季度),泸州老窖的存货周转天数从326.97天增长至516.90天(截至去年前三季度)。

一般来说,存货周转天数越长说明公司存货周转速度慢、反映销售状况欠佳。虽然泸州老窖存货周转天数有上升,但绝对数值远远小于水井坊,营运情况依然好于水井坊。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7月,水井坊第一次推出股权激励计划,一个月后便有2名骨干成员主动放弃,原因是解锁的条件过高。核心骨干放弃股权激励,也反映对业绩目标完成缺乏信心。

有市场人士近期分析称,“因为水井坊本身产品结构单一(说明:截至去年上半年,白酒销售-高档产品占水井坊总营收比例为97.03%,中低档酒占总营收比不到4%),又定位在中高端品牌,疫情等不利影响下产品价格刚性维系难度较大,整体市场动销率比较低,水井坊去年又出现人事变动,所以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场的销售信心。”

缺席明星公募基金重仓股

与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相比,水井坊只是属于区域名酒,不属于全国性强势名酒。

或许是业绩确定性和成长性不及龙头公司(市场通常认为的龙头酒企包括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股份等,这也是投资圈认为的白酒核心资产),水井坊未进入明星公募基金经理张坤和萧楠的重仓股名单中。

张坤旗下的易方达蓝筹精选混合基金,去年四季度前十大重仓股名单显示,贵州茅台、洋河股份、五粮液、泸州老窖四家白酒公司分别位于第一大、第三大、第五大和第七大重仓股。张坤前十大重仓股名单无水井坊身影。

萧楠旗下的易方达消费基金,去年四季度前十大重仓股有6只来自白酒板块,分别是山西汾酒、泸州老窖、五粮液、贵州茅台、古井贡酒、顺鑫农业。萧楠前十大重仓股名单无水井坊身影。

在公募基金抱团前50名中,同样没有见到水井坊的身影。截至2020年12月31日,仅有23只公募基金持有水井坊股份,占总股本比例为4.32%。同期,有1676只公募基金持有贵州茅台股份,有1330只公募基金持有五粮液股份,有500只公募基金持有泸州老窖股份、有230只公募基金持有洋河股份股份。相比水井坊,“茅五泸洋”更受公募基金青睐。

二级市场对白酒行业长期看多,但对行业内公司看法不一。

浙商证券发表观点称,“长期来看,白酒行业消费升级趋势不变,市场份额仍将继续向龙头酒企聚集。”招商基金侯昊发表观点称,“从中长期行业趋势来看,消费升级和集中度提升仍有空间,头部品牌有望持续享受行业红利。”不难发现,券商机构主推的是行业头部公司。

业内人士指出,白酒行业一般根据营收规模来划分全国一线酒企、区域强势酒企和区域中小酒企,分界线分别为100亿元及30-50亿元。目前,水井坊营收规模不到50亿,算不上一线酒企。

业绩下滑的水井坊后续如何发力,我们将继续保持关注!